《為何要補習?》(三)

在我的芸芸學生中,第一個想談的是 Leggo (他自己要求的化名)。

Leggo 是頭牛 ─ 黑黑實實,固執但傻氣,常常臉帶笑容,給我罵的時候還是笑笑口地說「係嘅、係 嘅」。

我罵他是罵得最兇的,但跟他的感情也特別好。他蠻信任我的,學業問題跟我說,感情煩惱也跟我談, 是個忠直純品的男孩。

我跟他的同學及打機夥伴「雞神」(又是她自己要求的化名)都一直支持他,希望他追求到心儀的女孩 子。可惜他不解溫柔,哈哈,這方面有待改進。

見他考試前連文具也沒有,忍不住買了一套給他 (還有 Hello Kitty 間尺)。他也送了他的 Business Management textbook 給我作生日禮物。幫他的學妹學弟詢問關於 business 課程的答題竅門,他也不 厭其煩地詳細解答,我跟他一起教學相長。

為何先談 Leggo,是因為他令我想起重考高考那年的自己。所有的朋友都進了大學,剩下自己什麼 offer 也沒有,那種心酸及自憐自傷的感覺是不足為外人道的。

但這樣的挫折亦會令人了解到,成功沒有僥倖,自己能力不夠,便要付出加倍努力才能完成夢想。
Leggo,希望我老了以後,要看醫生時,把我治療好的是你!